《攀登者》让人失望了,来看中国登顶珠峰的真实历史

2019-11-08 10:47:22

[摘要] 那么,真正的攀登珠峰是什么样的呢,我们一起来看下真实的历史。为了宣誓中国的领土主权,于是中国和苏联登山队打算合作从中国境内的北坡攀登珠峰。

来源:中产先生

今天凌晨首映的《攀登者》让太多人大失所望,本来拥有最好题材和最好演员加持的《攀登者》是这次国庆档最被看好的影片,这下看来口碑极有可能崩盘,据说排片已经被反超,具体哪里让人失望呢?

最主要的一点就是:没有把住内地观众的脉搏。

但从电影来说,《攀登者》并不是一部纯商业片,题材本质还是一部主旋律+动作电影,类似的电影此前也有成功的案例,比如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红海行动》,导演也是香港的。但是这次《攀登者》的导演李仁港却把《攀登者》拍成了一部爱情片,片中大篇幅的感情戏显得很突兀,感觉全员都是去谈恋爱的,不是去登山珠峰的。

《攀登者》最大的问题就是感情戏太多

内地观众最想看到的历史感、代入感甚至是人物细节都没有很好的表现出来,当然不能否认几个动作场面还是可以的,但是不足以掩盖整个电影的尴尬,据说好多人中途就离场了,毕竟是凌晨首映。

再深一步,为什么说电影没有把住内地观众的脉搏,是因为电影展现太多爱情,而在攀登珠峰过程中没有让内地观众感受到我们的国家,七十年来,历经风雨坎坷,还一路前行的内在力量,内心无法产生共鸣。就像王菲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分分钟就要出戏。

那么,真正的攀登珠峰是什么样的呢,我们一起来看下真实的历史。

- 1 -

攀登珠峰的历史背景

和平日久,年轻人往往没有什么历史感受,就像王菲唱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也有很多人觉得好听,是因为缺少经历才会只迷恋于唱腔和翘舌音,而忽略了内在的情感。

中国在那个特殊历史年代,攀登珠峰主要有两次,第一次是1960年,此前珠峰只有英国人在1953年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成功登顶,北坡一直无人登顶。

加上中尼印当时在边境问题上争执不下,尼泊尔和印度一直说珠穆朗玛峰不属于中国,尼泊尔方表示说:尼泊尔人登上过珠穆朗玛峰,而中国人并没有,所以此地就不是中国的。为了宣誓中国的领土主权,于是中国和苏联登山队打算合作从中国境内的北坡攀登珠峰。

但是,50年代后期,中苏关系破裂,不单是苏联援助撤走,连中国在国际上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。而且当时的印度也要从南坡登山,苏联转而援助印度,站在了中国的对立面。

没有了苏联的援助,中国登山装备落后,物资奇缺。由于欧美对华实施封锁,当时只能先从香港市场换回外汇,再去瑞士、法国、意大利等国购买物资和装备。

面临当时急转直下的形式,贺龙表态:他们不干,我们自己干!

这已经不是一次单纯的体育运动,而是一次具有宣誓领土主权和国家独立自主的意义的攀登。

结果中国登山队员在装备落后和严重缺氧的情况下,通过60度陡壁时只能不惜脱鞋“搭人梯”,脚都冻伤了。

最后在8700米的时候,登山队员面临氧气耗尽和体力不支的难题,就在是否继续登顶的时候,队长王富洲决定留下体力透支严重的刘连满,留给他一瓶氧气,其他三人继续登顶。

在海拔8700米以上的死亡禁区,三人的氧气也都耗尽,于是队员抛弃耗尽的氧气瓶,在严重缺氧的情况下,靠着模糊的雪光反照,匍匐前进,没挪一步都要停下来喘口气,向珠穆朗玛峰顶冲刺。

终于在1960年5月25日4点20分,在藏族向导贡布的带领下,中国登山队最后的三个人王富洲、屈银华、贡布成功从北坡登顶!创造了第一次人类无氧登顶的记录,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站在了世界巅峰, 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北坡登上世界第一高峰。

下山的路上,他们发现还活着的刘连满和一整罐未动用的氧气,原来他以为自己必死,就把写了遗书把氧气关掉留给队友下山用。所幸他奇迹般地挺过了这一夜,和登顶归来的三名队员顺利会合。他省下的氧气瓶和糖,也帮助大家顺利下山。不过,在这次登山行动中,还是有队员汪玑、郭子庆付出了生命代价。

- 2 -

由于当时中国登山队是夜间登顶,没有留下影像资料,所以中国宣布登顶之后出现了一个“小插曲”:国际上不承认。

于是,1975年为了探测珠峰的精确高度,也为了反驳国际上的不承认,中国登山队第二次攀登珠峰。

电影《攀登者》讲得就是1975年第二次攀登珠峰的事:第一次登顶成功的方五洲和曲松林在气象学家徐缨的帮助下,带领李国梁、杨光等年轻队员再次挑战世界之巅。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 严酷的现实,也是生与死的挑战。

真实的历史是,1975年3月,中国组织了一支434人的登山队,准备第二次攀登珠峰。其中运动员179人,包括女运动员36人,其余255人有科考、气象、通讯、新闻、医务、交通运输、炊事及其他后勤人员,大部分人来自工农兵。这次第一次有了女队员的加入,可能也是使电影陷入爱情陷阱的原因。

按计划,登山主力队员将分为2个分队,分别利用4月下旬和5月中旬的两个好天气时段完成登顶任务,但国家体委突然给了一个电令,“据中央气象局预报,今年雨季提前来临,5月7日后没有登顶好天,登山队务必于5月7日前登上顶峰”。

1975年中国登山队留下的珍贵录像

随队的气象局工作人员有不同意见,因为珠峰地区的雨季平均在6月开始,从未在5月上旬出现过。对内也有争议,但是当时的历史情况下,只有执行命令。

于是,时任攀登珠峰顶峰的突击队长邬宗岳,作为当时公认的最有希望登顶的老队员,曾经参加过1960年登山行动保障队的邬宗岳被指派为登山队副政委,兼任登顶第一突击队队长,负责拍摄电影,承担心电遥测任务。

命令下达后的第4天,直到5月7日,珠峰都是大风天气。5月5日,为留下攀登海拔8200米以上高度的运动员们与大自然搏斗的珍贵镜头,邬宗岳解开绳子,走在队伍后面拍摄电影。晚上9点,从营地返回去接应邬宗岳的突击队员没能找到他的身影。直到5月28日,登顶成功后的下撤途中,到海拔8200米时,见到了邬宗岳的背包、氧气瓶、冰镐和摄像机规规矩矩的放在悬崖边上,旁边有一个滑落的痕迹。在下到8000米附近时,人们看到在悬崖顶部风化岩石和冰雪混合的地方,邬宗岳长眠在了雪中。

后来,中国科学探险学会的高登义,曾在一篇回忆文章的结尾,有过如此批评:不能违背人与自然的正常关系。

最终,1975年5月27日14时30分,中国登山队的九名队员再次成功登顶珠峰,并且在无氧环境下工作了足足70分钟,成功测量了珠峰的精准高度,完成壮举。“当时我们测量了珠峰8848.13米的标准身高,还把觇标竖立在上面,这样也成为了登顶的‘铁证’。”

1975年中国登山队二次登顶照片

这次一共是九名队员,我们在此列举九位登顶珠峰的运动员的名字:女队员潘多和八名男队员索南罗布、罗则、侯生福、桑珠、大平措、贡嗄巴桑、次仁多吉、阿布钦。其中女队员潘多是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登顶的女运动员。

这一次登顶布置留下了珍贵的影视录像,还在珠穆朗玛峰 “第二台阶”的岩壁上架起的一座高近6米的金属梯,后来被称为“中国梯”,科考队也测量了珠峰新的高度8848.13米,但是还是没有得到国际承认。

- 3 -

中国登山队的这两次登顶,其实都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完成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,也许有人还会觉得没有必要为此牺牲这么多。

但是,也要能从历史背景下,特别是当时中国所处的内外形式,60年国际孤立,75年的浩劫,在那样困难的时期,在国家和民族前途未卜的时候,仍然有一股内在的力量支撑着人们向前艰难迈进,如今70年后,当一切发生翻天覆地改变之后,人们坐在电影荧幕前回首当年登山队员艰难攀登的时候,如果感受不到这一点,那就是失败的。

我不太想去说这背后的原因,比如有人说加大爱情戏分实在迎合年轻市场需要,还有就是说王菲唱的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年轻人也都喜欢,这是一种消费主义下的表象,当人们迷信ip、大咖、话题和流量就能完成一部电影,却忘了电影最打动人心的依旧是情感和共鸣。

我们几十年前沉浸在宏大的意识里,现在却在消费主义里面难以自拔,让人深不以为然。

好在看到年轻人似乎并不全都买账,这好像是件值得庆幸的事。

推荐新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isgirlamber.com 1分钟极速赛车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